1. <ins id="hamjc"><video id="hamjc"><var id="hamjc"></var></video></ins>

    2.  找回密碼
       立即注冊
      • QQ空間
      • 回復
      • 收藏

      臺州人文地理|“名邦輔郡”:宋代臺州城的流量IP

      0人留言
        近日,紫陽街成功入選第二批浙江省旅游休閑街區;國慶期間,臺州府城文化旅游區游客暴增,流量緊追西湖風景區之后,位居全省第二……
        高光時刻接踵而至,不妨沿著歷史長河往前追溯。


        臺州府城文化旅游區
        南宋,是江南社會經濟的勃發期,也是臺州社會文化的蛻變期。那時的國人大多沉醉于東京夢華,往來于“行在”臨安,過一把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的豪癮;也有人流連好山無數的東南鄒魯,寓居于“輔郡”臺州州城臨海,引發“一時文采說臺州”的浪潮。
        這種局面的形成都與南宋的首個官家趙構和宰輔呂頤浩有關。
        


        《嘉定赤城志》中的臺州府城地圖
        1127年,“靖康之變”后,金軍進一步南侵,宋高宗趙構一路南逃。建炎四年(1130年)正月,帝王的樓船浩浩蕩蕩抵達臺州港。
        “風到這里就是粘,粘住過客的思念?!苯峡傆羞@樣的魔力,臺州也不例外。原本是倉皇辭廟,高宗卻有心在臺州賞春烹茶,過元宵、放橘燈,并且欣然留下“清修風景千年在,滄海煙嵐一笑開”的對聯,心情之閑愜,感覺是出來療休養,而非流亡。


        如今的臺州府城文化旅游區
        流量為王,這在每個時代都具有現實意義,當朝頂流的引流效果自然非同凡響。臺州自此成了政治人物的“網紅打卡地”。首先來的是南宋賢相呂頤浩,這位祖籍山東樂陵的當朝顯宦,已經官至尚書左仆射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知樞密院事,而且為南宋定都臨安、轉戰南北立下功勛。建炎四年,他因病辭官,朝廷讓他“任便居住”,他覺得最適合的地方是臺州府城,從此“寓居丹丘(臺州)”,并把這里當成了第二故鄉。
        隨之而來隱居、并把臺州作為第二故鄉的宰輔就更多了,紹興初年,33歲便位至宰相的范宗尹來了,“清介剛直”的賀允中來了,著名宰相詩人王之望來了,頗有詩名的宰相錢端禮也來了,陳與義、翟汝文、楊棟都來了,臺州一下子寓居了8位宰輔,何其鬧熱。而且這些宰輔們有個共同的特點,都頗有詩名或文名。其中,呂頤浩、翟汝文、賀允中、王之望、楊棟、范宗尹更是埋骨臺州,連子孫都干脆做了臺州人。他們為什么都鐘情于臺州,極力來奔赴呢?


        神仙居
        首先是臺州風光奇絕,宛若仙境。這里素以詭異巉絕而“稱雄于世”,是歐陽修盛贊的中國最“奇偉秀絕”的地方。
        其次是自晉代以來,臺州便被稱為“養真之福境,成神之靈墟”,這里峰巒挺拔,洞天遍布,福地多有,兼具超塵出俗、望海際天的昆侖之丘和仙山瓊閣之美,宋人印象最深刻的是“神仙今古臺州”。
        臺州還是品物咸亨的勝壤佳境。這里物產豐饒,琪樹璀璨,盛產瑤花芝草、奇瓜異果,“彌山藥草,滿谷丹材”,適合養生修性,文人們的一大理想便是“共作臺州一段清”。


        天臺
        這樣的臺州能不讓人愛嗎?故而,在呂頤浩眼中,臺州是“浙部之要邦,丹邱之福地”,賀允中愛天臺的靜美幽深,也愛臨海東湖那頃“門前鏡湖水”。
        然而,光是自然美,是吸引不了這么多名宦大族的。宋之前,臺州就“頗號僻左”,往往為“逐臣御魑魅之地”。宋以后,經濟重心南移,才有了長足發展,吸引人的就不只是“佛宗道源”的廣告了。
        遠離中原戰火的臺州,地處臨安之南,與臨安的距離不太遠,可以作為行在的大后方,一旦朝廷有需要,恬退的官員們便可以快速組織勤王之師。而且,脫離京城,既沒有干涉朝政之虞,又恰好可以讓皇帝偶爾想起?!按箅[隱朝市”,與現實政治保持若即若離的關系,這是政治家可進可退的高明智慧。
        可是,有些人卻沒那么明智,據《宋會要輯稿》載:“建炎四年正月,士大夫避難入福建者,所至守隘之人以搜檢為名,拘留行李,又不聽去,稍自辨明,至有被害者,不免復還溫、臺?!弊罱K,這些人當中不少還是選擇了“在臺州”。
        
        不僅是宰輔們,趙氏宗室與名門望族也喜歡把臺州作為第二故鄉,天潢貴胄中遷入臨海的人數最多,巾山小學南墻外的趙巷就因宗室趙氏一支居住于此而得名,并成為臺州趙氏的聚居中心。
        南宋宗室的文化水平普遍很高,是文化藝術的創造者和消費者,如臺州趙氏宗室中有名的就有南宋臺州朱子學代表人物趙師淵、趙師夏,我國著名海外交通史《諸蕃志》作者趙汝適,轟動世人的黃巖“宋服之冠”墓主便是宋代開國皇帝趙匡胤的七世孫趙伯澐。


        趙伯澐的宋服
        宋廷為了安置高級宗室官員,想的一個絕妙之法是任命他們擔任有名無實的“不厘務”官,給官銜、給俸祿,但不得分享政治權力。因此,臺州就專門為宗室設有“添差不厘務官”,包括“戚里”一員、“東南第四副將本州駐扎”一員、監當三員、岳廟五員。
        宗室不再被“圈養”,他們是科舉制度的重要參與者,而且表現非常突出,為南宋臺州科舉貢獻了55位進士。在臺州為官的也有一大把,如趙彥衛任臺州通判時,饒有興致地踏訪了“高宗幸臺州”故地,留下了一段珍貴的記錄,此外還有趙子砥、趙令詪、趙汝愚、趙必愿、趙伯圭、趙公介、趙彥紓、趙崇鐌等臺州知州都有宗室背景。
        南渡臺州的名門望族中,有錢氏、王氏、陳氏等等,當中數錢氏最為出名。錢家在臺州府城中有規模浩大的“錢丞相府”,他們不僅留下了后人,更將錢氏相府家印、錢氏大銅瓶、錢王鐵券拓本及摹本、錢王鐵券箱、錢氏銅鬲、《錢氏家譜》、錢氏事跡碑拓片等大批文物都留在了臺州。


        錢王鐵券
        此時的臺州,“陶和染醇,文物滋盛”,有了和合之氣的熏陶,多了醇厚儒學的洇潤,開始以勝壤而名垂天下,從原先的羈縻之地、貶謫之所蛻變成人們向往的“樂郊”,也逐漸成為重臣名流樂于任職的“樂國”。
        臺州號稱人文薈萃的“人物淵?!?,“官守者,寓游者,于此多瑰杰焉”。官拜平章政事的畢士安,官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的章得象,南宋名臣、文學家、詞人李光,朱熹門人詹儀之、黃?,婺學事功派代表人物唐仲友,官拜煥章閣學士的沈作賓,官拜左丞相兼樞密使的李宗勉,藏書家、目錄學家陳振孫,南宋大詩人、江西詩派后勁曾幾,中興四大家之一的尤袤等大批政壇、文壇名流紛紛來臺州任職,曾任臺州知州的畢士安、元絳、謝克家、沈與求、孫近、李光、趙汝愚、李宗勉、包恢等人后來都位至宰輔。
        “中州名公卿萃于郡”的壯觀景象,既體現了臺州非凡的政治地位,也大大推進了臺州的發展。
        
        有海納百川的魄力,也有自我創造的能力,這是宋代臺州最珍貴的人文力量。南宋臺州迸發出了內生活力,走出了謝深甫、錢象祖、杜范、賈似道、葉夢鼎、吳堅、謝廓然、陳骙、謝堂等9位宰輔,其中前6人位至丞相,開始強勢輸出文化和政治。南宋共有宰相56位(一說62位),臺州籍的就占了近九分之一。并且,他們與寓居臺州的宰輔們一起左右朝局近60年,在那個宰相任期較短、頻繁更迭的年代,需要多強的實力才能支撐這樣的輝煌啊!恭宗朝的太皇太后謝道清甚至還直接掌控了南宋王朝的生死存亡。這時的臺州絕對是政治史上的頂峰時代。


        古今華夷區域總要圖 南宋淳熙十二年(1185年)
        隨著政治地位的提升,臺州就像赤城的霞標一樣光芒萬丈。在臺州知州、后來官至宰輔的李宗勉眼中,臺州是“東浙名郡”,詩人黃遠眼中是“江山瀟灑”的“樂國”,在金石家洪適眼中是“平時從容,見謂無事”的安樂窩,俞建筆下是“一時人物匯征林立”的“東州之冠”,史孝祥的“文物盛州”、黃淮的“浙左望郡”、賈南金的“在浙名邦”,都奇情壯采地謳歌了繁榮的臺州。
        丟失了京都的南宋無法實施輔郡制,像過往一樣在都城周邊州府搞四五個輔郡。但實際上,臨安府周邊設置的幾個府和軍級機構已經體現了類似的意圖,而且也在事實上形成了一個“輔郡圈”,流行類似于我們今天副中心城市的說法。寧波號稱“股肱輔郡”,湖州自稱“行都輔郡”,嘉興、嚴州、徽州、臺州等地都稱“輔郡”,而溫州因在臺州之南,也蹭上“次輔郡”的流量。而且這并非文人的自嗨之舉,官至宰相的黃巖人杜范在一次奏章中就將兩浙百姓稱為“畿輔之小民”,說明輔郡之實在官方也是不言而喻的。
        有了這么多名流大咖的加持,臺州的地位和影響大大超越了原先的輔郡,臺州的文化自信也達到了高潮。當時臺州文人寫起文章來都非常高調:臨海人陳耆卿編寫《嘉定赤城志》時,自豪地說:“臺為名邦,且稱輔郡?!碧炫_人宋之瑞撰寫《天臺圖經》時也說:“翠華南渡,密邇行都,始為輔郡?!碧炫_縣尉黃閣的《清平閣記》稱:“宋興二百余年,車駕幸錢塘,而臺為之輔……”還有人委婉地說:“(臺州)實為輔郡?!?/font>


        臺州府城墻
        早在北宋,宰臣李綱就請朝廷按軍事的重要程度,在各州府圈定了帥府十一個、要郡三十九個、次要郡三十八個,臺州就已經被列為次要郡。到了南宋,升級為輔郡的臺州城,戰略位置更為突出,政治上稱為“名邦輔郡”,軍事上稱為“浙左股肱”。這與宋代以軍為州的軍州體系有關。輔郡的軍事自然是要特別重視的,所以宋代是臺州府城墻維修次數較多的時代,也是防御能力得到全面提升的重要時期,城墻形制愈臻完善、基本定型。東城墻內遷,東湖成為護城河,城墻從泥土夯筑改為磚石包砌,大大提升了防御和抗洪能力,自此也奠定了城墻的基本框架;增設了捍城、護城等形制,增高加厚了城墻,增加了裝飾作用的城樓,矗然偉觀,又便于瞭望預警;而且城墻雖屢遭洪災損壞而堅決不遷,大概就是出于戰略防御的考量,也體現了王朝固守江南的決心。

      來源:浙江新聞客戶端

      0
      回復

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說點什么

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? 2018 臺州城市網

    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

    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0576-81880190 公司名稱:臺州易遠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客服QQ:191987415
      亚洲S情777

        1. <ins id="hamjc"><video id="hamjc"><var id="hamjc"></var></video></ins>